北伊水

这里BB,吃红茶会怎么混搭都吃√德哈不逆不拆√

同学,请出示你的校牌!(短篇 甜 校园 架空)

啊啊大家好这里BB新人一枚第一次发文啊(⊙﹏⊙)格式什么的也不清楚,这个梗是根据自己现实生活中改编的觉得很有爱就改来了,请大家帮抓虫啊虽然我已经很认真地检查一边了,文笔不好大家多多指教(认真脸)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亚瑟.柯克兰无奈的想着,又是那个扎着小马尾的东方人,此时那人正在校门口焦急的绕着圈,那双好看的柳眉皱了起来,一边啃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小小声地念叨着什么,嘿,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可不是特别地注意到他,实际上,他不想让人注意也难,作为这个学校少数的东方人,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人们理所应当(?)关注的焦点。亚瑟微微咪了咪眼睛,啧,这个人每天都是掐着时间点进入学校,可实际上他总是会在校门口绕那么个三十分钟,然后才慢吞吞地裹好自己的校服,一脸紧张头也不回地冲进学校。起初,这令亚瑟十分感兴趣,大冬天的谁会像一个傻子一样不好好待在暖和的被窝里跑到校门口转圈,除了他,学生会主席以外,耶稣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受这罪!!在连续观察了几天后,亚瑟得出结论,哦!这个人…………没有校牌??难怪要头也不回地掐点进入学校,怕我抓住然后扣你们班的分??感情他就是因为这奇怪的原因每天不睡觉跑来和他做三十分钟的竞走运动?亚瑟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好吧,小可爱,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所以他今天特意穿上了新买的校服,慢悠悠地坐在校保安那破破烂烂的椅子上享用他的早餐,我就不信你今天不进学校!果然,如往常一样那人早早地就来到了学校,又是一副焦急的模样绕着圈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与拥挤的人群浑水偷溜进来,哦豁,想的太美了,看守校门实在是无聊,亚瑟便凝神打量着紧张的小马尾,整齐的校服,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略长的乌发用红绳仔细的绑起来,额上冒着热汗,是跑来的?不算高挺的鼻梁,最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了,东方人的眼窝不深,眼睛也不大,可面前的这人的眼睛却出乎意料的惊艳,琥珀色的瞳孔底有鎏金在流动,似乎随时都会溢出来,眼中的情绪不浮与表面,而总是能深深的闯入人心,当那双摄人心魄的眉眼看向你,你便也挪不开眼。过了许久,亚瑟才发现他也转过了脸不经意地发现自己在看他,俩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触了电一般,同时尴尬地避开,亚瑟诺诺地低下头将眼神收回,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抬起头时就发现某人正准备趁他不注意偷溜进来。自投罗网,亚瑟迅速站起身,拉住他故意躲着自己的身影,“同学,请出示你的校牌。”亚瑟一闪身正好挡在他“逃跑”的路上,恶趣味地冲他露出一个礼仪满分的笑,看你还想往哪里逃。王耀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被这个奇怪的学生会主席突然拦下,自己为了躲开他在校门口绕了多久,就是因为二年级学姐伊丽莎白一脸严肃的告诉他千万不能招惹学生会会长,被他抓到就是两眼一闭,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这个人的恶趣味很严重,可能会被捉弄得在这个学校根本待不下去什么什么鬼的,所以这个人一定是一个丑不拉几的怪大叔吧,王耀想象着伊丽莎白给他描绘的一张脸,能够这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只希望自己可以永远不要招惹到那个可怕的会长,可怕的是,开学没多久王耀的校牌就已经不翼而飞,这使他开始担心应该如何面对以后会一直在校门口检查校牌的亚瑟.怪大叔.柯克兰,当他开始真正明白那个喜欢抢走保安叔叔的老人椅一脸享受的金发粗眉毛就是学生会长时给王耀弱小(?)的心灵以巨大的冲击。不……不是怪大叔吗,王耀哀怨地想着,他逃跑逃得心里一点都不舒坦,不忍心伤害一个长得好看的人,作为颜控的他总是莫名不安,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让他乖乖地在那张扣分表上签下他“王耀”的大名,于是他两眼一睁,扔下那只签字笔拔腿就跑。亚瑟.柯克兰本来看着躲了几天的人终于要在表上签下名字,心里说不出的雀跃,你躲了这么久还不是被我给抓住了,心里也默默期待地知道那人的名字,然而……这怎么回事??亚瑟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扔下笔拔腿就跑,大脑还来不及反应 身体就跟着他一甩一甩的小马尾在校园追逐起来,亚瑟紧跟在他身后,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前面那人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跑起来却一点都不含糊,他们随着前进的人流奔跑着,准确地说,是追逐着,他们穿梭在人群间,拍掉了老师的课本,冲散了一对如胶似漆亲热着的情侣,把一个女孩刚买的冰淇淋给撞到在地,有些融化的冰淇淋液粘到了亚瑟的白衬衫上,天!不过他现在根本不在意,他只想着把前面那个小马尾给抓回来乖乖地在他的扣分表上留下自己的大名。他怎么这么能跑?亚瑟有些力不从心,大口大口地喘气前面的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像一头灵活的小鹿一样在各种各样的障碍物中跳跃,他身后的小马尾一甩一甩地莫名有些可爱,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不,他一点都不可爱!亚瑟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惊恐,一个为了躲掉扣分而在学校绕了他十来圈的人怎么可能会可爱,他打算破罐破摔,停下自己已经跟不上的脚步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冲前面似乎还活力满满的小马尾大喊一句:“我知道你哪个班的!!再不停下我就给把你们班这个月的分都给扣完!!”然后就无力地瘫坐在塑胶跑道上喘气,可恶,要是让其他人知道平常冷漠沉稳的亚瑟柯克兰会长被一介新生耍得团团转还不得校掉大牙,他生气地捂住脸,好像这样能令他的羞耻感减少一点,没想到的是,那个东方人居然神奇地退了回来,在一旁红着脸说不出什么,亚瑟向他伸出了一只手,他竟然十分惊讶地就直愣愣瞪着他,“你害我错过了早读,拉我起来不过分吧。”亚瑟一脸理所当然地回视。于是他牵住亚瑟的手一把力将他拉了起来,亚瑟到是一直牵住了不撒手,王耀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牵着的手“学,学长我们可以……”“不可以!”亚瑟用力握紧了被自己抓得泛白的玉手,“我说过你跑不掉的,回去签名吧!”什么?!王耀一听就不干了,“不行!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他对班级荣誉这种东西倒是很在意,直接坐在地上拖也拖不走,“反正早读已经错过了,干脆就大家一起别走好了”他别过头去,不看亚瑟一眼,谁知亚瑟就这么蹲下来掰过他的头与他对视“可以不签名,告诉我你的名字”阳光舔着他轻柔的金发 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他翠绿的眼眸犹如一汪不见底的清水直勾勾地看着王耀,深邃而明净。“王耀”他愣了愣,终是报出自己的名字,“我叫王耀”。王耀,够拗口,自己根本发不出那么奇怪的音节,耀,照耀吗?自己在为知道了那人的名字而窃喜,亚瑟挠了挠头发,许久报出自己的名字,“亚瑟柯克兰”他清了请嗓子“如你所见是学生会会长”。空气一瞬间凝固了一下,两个人都没出声,显然是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那个”王耀抓了抓自己有些凌乱的发,“请不要记上我的名字好吗,就算……就算大家做个朋友,我欠你个人情”他似乎不怎么好开口,两只手交缠在一起,眼睛避开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行”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天啊!一向铁面无私的会长居然会有放人一马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刚刚知道名字的人,他们前一刻钟还在校园里追逐,搞了那么多破坏。自己为了他居然降低了底线,真奇怪
     算了,奇怪就奇怪吧,反正遇见这个东方人以后的人生都不同了不是吗,这当然是后话。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