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伊水

这里BB,吃红茶会怎么混搭都吃√德哈不逆不拆√

【朝耀】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一〕

   王耀是森林里一个最奇怪的狐狸,据说他的皮毛是黑曜石一般的玄色,眼睛却是鎏金的,纯粹得不带一丝杂质,熠熠生辉。他就像是森林里的一个传说,许多狐狸费劲心思修炼,吸人类身上的精气,就是为了能尽早成形,摆脱狐狸的兽形,成为一个真正的狐狸。但是王耀不同,他是森林里较早的一批狐狸了,他若是一开始便化为人形,现在也只怕是人类中的长者了。

  那些年幼的红毛狐总喜欢围着他打转,爬到他的背上蹦蹦跳跳,或是用小爪子揪揪他背后的一小撮毛,他也从来不恼,总能跟孩子们打成一团

    一天,一只胆大的小狐狸不经意间提起“先生,为何您不愿变成人形?您难道不憧憬外面的世界吗”小狐狸一边啃着王耀刚摘给他的浆果,一边睁大他圆溜溜的眼睛,探究地看向王耀

   王耀咪了咪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人类世界有什么好的,那里有吃动物的魔鬼。”他扫了扫落在自己身上的小花“不管是兽形还是人形,只要是动物变成的,没有一个可以幸免”

  小狐狸明显不相信“谁说的!我妈妈说待她成了人形,她第一个就要带上我,我们要一起去人类世界享福!只要我们想,肯定就能回来”他也站起来,甩了甩尾巴,不听王耀接下来的话,撒开小短腿就气呼呼地跑了,只留下王耀一人,盯着一地散落的金灿灿的桂花,他的尾巴低垂着,眸子里被不知名的情绪填满

 

在王耀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森林还不像现在这样美丽,有的只是一片树林几朵小花和一片空旷的草地,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花丛间追追蝴蝶,或者仗着自己可爱,去招惹外表上凶巴巴的大黑熊,抢了他一把蜂蜜就跑,然后冲人家笑得天真,每次大黑熊只好黑着一张脸揉把他的头,无奈地再去觅食。

他有一个好朋友,也是森林里独特的一只兔子,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外来的新种类垂耳兔,更因为他有着一双粗粗的眉毛,这只兔子的名字叫做亚瑟,特别容易害羞,特别是一有人摸他的耳朵或者夸他可爱的时候,脸红得比隔壁豹子家的安东尼奥最爱吃番茄还红,每当出现这种情况,王耀都会嘲笑着去揉揉亚瑟的耳朵说他胆小,亚瑟往往会恼羞成怒追着王耀跑,去扯他的尾巴或者抢走王耀的酸浆果藏起来,让他饿着肚子可怜巴巴地来找自己,他就有理由再摸摸王耀的尾巴看他整个狐都炸毛的样子,然后在他的眉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他似乎对这种安逸而美好的生活十分满足

要到亚瑟的生日了,王耀一蹦一跳地去森林各处搜刮礼物,去偷偷拔了孔雀弗朗西斯的一根最美丽的羽毛,被他追了半个森林。偷走了小熊伊万珍藏的蜂蜜,然后把金毛阿尔引过来让他们俩打了一架,顺便趁没人发现,去到阿尔的狗窝,拿走了他捡到的一把漂洋过海早就不能用的弹药枪,去了小猫本田菊的家里很“礼貌”地拿走了他用来画画的藤树枝,去到安东尼奥的田里摘走了最红的那个番茄,对着体型比他大了几倍狮子路德维希他也不怂,也不管亚瑟吃不吃,他就这么拿走了路德家最大的那个土豆,拖着一张不知道哪里来的布,把搜刮来的所有礼物全都一股脑装起来,叼着它艰难地一步一步推着礼物走

“你送给亚瑟的礼物呢?”被拔了毛内心不爽但是面上强装淡定的孔雀弗朗问道,“你一大早就来替他征收礼物,不会其实是想抢走我们的礼物假装是你自己的吧!”弗朗西斯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屁屁屁!”王耀闻言停了下来,瞪着在一旁看戏完全没有来帮忙意思的弗朗西斯“我给亚瑟的礼物是最好的,才不像你们一样一点新意都没有,保证没人见过。”他用力咬起包裹一溜烟就跑没影了,生怕弗朗西斯跟在他后面提前看见了他送给亚瑟的礼物

到了半夜,生日会都开完了,亚瑟昏昏沉沉地准备去睡觉,王耀悄悄地摸个过来,小小声地在他的耳边说活,热气喷在亚瑟的耳朵旁,亚瑟红了红脸“我要给你生日礼物了哦,要一起去看看吗?”说完,就故作神秘地走在前面

亚瑟急忙跟上去,亚瑟跑王耀就跑,亚瑟走王耀就走,始终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王耀突然停下,把亚瑟的两只耳朵抓起来挡住亚瑟的眼睛“嘿嘿先留个悬念,跟我来吧”他温温热热的小爪子握着自己的耳朵,亚瑟内心有点激动,但是还是听话的一言不发,跟着王耀的步伐走。突然耳朵被打开,他有些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眼前的是一片壮丽辽阔的大海,森林临海,他沙滩见得不少,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处悬崖,一轮皎洁的明月半升在空中,距离近的仿佛可以只手触摸月,抬起头,深沉的夜空透露着似有似无的微光,似卷起波澜的大海,月光眷恋着星星的温柔,乳白的月光撒了两人一身,亚瑟望向王耀,恰逢王耀也抬着眸子笑着看他,他好像就想起了一位老人教他的人类的话,浮光跃金,静影沉璧。似乎就是用来形容他鎏金的眼眸的吧,深邃,却又十分的清明,像这整片明朗的星空。这么好看的眼睛,也只有那么美好的他才可以拥有吧,亚瑟一边想着,一边越凑越近,他的爪子轻轻搭上了王耀的肩膀,直到王耀的整个眼睛只容得下他自己一个,好像他占有了整片绚烂的星空。

亚瑟看着他的笑容

星辰大海,也不及我眼中你的模样

TBC

 

 

 

【朝耀】记心机眉的追耀历程

    街口新开的那家咖啡店,亚瑟注意到这家店还是因为门口的花瓶里插着他最喜欢的玫瑰
     
     其实他并不想承认是他觉得那个店长小哥长得很可爱,想上去勾搭

     亚瑟进店的时候那人正弯着腰拿抹布擦桌子,因为出汗白衬衫紧紧贴着王耀的肌肤,隐约可以看到几分肉色,下身是一条休闲的牛仔裤,显现出他纤细的腰线。低扎的小马尾一晃一晃,衬得他格外的可爱

    发现有人进店,他笑咪咪地凑过来,“您好!想喝点什么?本店新开张,有优惠哦”说着递过来一份菜单

    亚瑟只觉得他笑得晃眼,像个暖洋洋的小太阳

    “有红茶吗,我有些渴了”说完他就想给自己抽了耳刮子,白痴!谁在咖啡店喝茶的,怕人家看不出你目的是吧!

    王耀似乎也有些诧异,今天开店的第一个顾客就提这么奇怪的要求,不过随即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当然有了,不过可能价格会偏高呢,毕竟我们这里是咖啡店,茶叶的供应并不多”

   “那那那太好了,这要求确实是无理了些,”亚瑟忙着低头掩饰自己脸上的红晕,哪想到王耀小算盘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王耀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耶,这外国佬人傻钱多,根本没注意到斜对面马路就有一家茶馆,白白让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真棒!

    所以当王耀用咖啡杯装着红茶外带一小壶绿茶端过来的时候亚瑟的内心是复杂的

   “emmm这是?”亚瑟没想到还能买一赠一,虽然送的是自己喝不惯的绿茶

   “这是赠品哦,因为你是本店的第一位客人”王耀拍拍亚瑟的肩膀暗暗地偷笑,果然我是特别具有商人天赋的。

   所以他也没看见亚瑟陡然红起的脸和耳朵,和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这算是第一步成功了吧?

   再后来,亚瑟不管每天有多忙都会抽空出来去这家咖啡馆喝茶,有时他就坐在前台边,一边喝茶一边假装看报纸,偷偷看着王耀给客人们煮咖啡。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亚瑟看过很多人煮咖啡,但就是王耀,也只有王耀,他怎么都看不腻,只觉得他无论是微笑着与慕名而来的小姑娘们聊天,还是失误时挠挠头发的小动作都无比的可爱

   他自然也没有发现,整个咖啡馆,只有他一人是喝的茶,也只有他一个人坐的是离王耀最近的位置

    一天大雨滂沱,又是刻骨的寒风吹来,刮得脸生疼,金黄的枫叶被打散,凄凄凉凉地落到地上混为一滩污泥,亚瑟匆忙躲进店里,全身上下没一处是干的,金色的头发湿湿地贴在额头上,脸上三个大字“我真惨”

   王耀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这是有多蠢?大雨天不回家,跑来我店里干啥”说着口嫌体正直地扔一条毛巾出来“擦擦吧,这天够冷的,别感冒了”

   亚瑟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一天不喝你的茶,难受。”拉了张凳子坐下来,趴在前台边上“王大佬赏口红茶喝?”

   “行了,等着”王耀揉了揉他的金毛,转身端出一杯热气腾腾的姜茶“别磨叽,没红茶了,只有姜茶爱要不要”顺手把空调调高了几度

  亚瑟抱着姜茶啜了几口,心里抱怨没有红茶好喝,身上披着王耀随手扔过来的毛巾,那人专心整理柜台的东西,似乎一个目光都没给他,大概是姜茶的原因,他却感觉好像暖了那么一点?

    那天晚上亚瑟是裹着王耀的风衣,一边打着喷嚏回去的,王耀叮嘱他记得回去买包小柴胡喝,被亚瑟嫌弃说那东西是给小孩喝的死活不肯,王耀不得已给了他几包姜茶粉,让他多喝一点。既然是你给我的,我就勉强喝一点吧,亚瑟手里紧紧攥着那几包茶低着头掩饰自己狂喜的内心

   其实吧,喝姜茶作用并不大,所以某眉十分光荣地重感冒了,一整天昏昏沉沉的,一觉睡到天黑,起来的时候肚子空空的,胃里难受得很,想着王耀的嘱托,烧了一点水打算煮茶喝,一翻面正好看到了外卖电话,脑子一热就拨了出去,点名要求店长来给他送外卖,那头的王耀沉默了许久

  “我可以送,但是你的地址太远,而且要求太多,我要求多加配送费,或者你多点够100块”那头平静地提出要求

  “……靠”亚瑟不禁爆了个粗口,这个小财迷,自己都快难受死了他还想着他的小钱钱,他故意捏着嗓子说“行行行,你帮我点,点够你的要求你到了就从地毯下拿钥匙开门,我懒得开门”然后不听回复就挂了电话,抱着被子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电话那头的王耀一脸懵逼,第一次听说送外卖还要自己开门,这人阴阳怪气的别是个变态吧,但屈服于金钱的诱惑下,顶着王嘉龙担忧的目光,他决定揣根棍子藏衣服里,跨上小电驴就出发了

    王耀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在门口探头探脑,客厅里黑蒙蒙的一片,他本来打算放下东西就走,但是想起是货到付款,突然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声“有,有人吗?你点的外卖到了”无人回应,王耀有些手足无措,这人别是耍自己吧,那岂不是白跑了一趟?他看着手上提的一大袋,随手放在桌子上,打开手电筒就慢慢探进房子

     有一间房间里有隐隐约约的灯光,王耀先是礼貌地敲了敲门,亚瑟哑着嗓子答了声“进来,没锁”

     卧卧卧卧槽!这人还让我进去?不是吧真的遇到变态了?王耀突然就慌了,这太可怕了吧,我现在逃跑来得及吗,不过,声音貌似有点耳熟?

    他颤抖着手握上门把手,咽了口口水,时刻准备着抽出木棍揍人,推开门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蜷缩在角落的亚瑟,他金色的头发一抖一抖的,圈着被子拱成一团,深邃的祖母绿眼睛半眯着,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王耀的心似乎一下就软化了,快步过去蹲着看他“怎么是你?感冒了?那天叫你去买药喝你不去,看看现在感冒了是不是……”他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亚瑟一边扯过被子盖他身上

   “我没事,就是想见你”亚瑟的脸有些苍白,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顺势一只手揽过王耀,头埋在他颈窝,闻着他令人心安的茶香,湿热的呼气喷洒在王耀耳边,王耀浑身一颤,红晕从颊边爬上耳尖“我我我也蛮蛮想你的”说着想把某人搭在他腰上的手拿掉

   “我说真的,我想你了”亚瑟搂着王耀死活不松手“我喜欢你,耀,没开玩笑的”

    王耀到是愣住了,这二傻子开玩笑的吧“你……我,你认真地说一遍”

   亚瑟拉开了点距离“王耀,你听好,我喜欢你!没在开玩笑”他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是认真,像外婆家那潭深不见底的小溪,但是,王耀能在他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这个人……王耀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对面的亚瑟也是一样,说的时候很坚定,此时也是紧闭着双唇,两颊微红,双手紧紧扣住王耀的肩膀“所以,你……”

    王耀凑了上去,轻轻在亚瑟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紧紧拥着他,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亚瑟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你感受一下我的爱意?”

  

  

同学,请出示你的校牌!(短篇 甜 校园 架空)

啊啊大家好这里BB新人一枚第一次发文啊(⊙﹏⊙)格式什么的也不清楚,这个梗是根据自己现实生活中改编的觉得很有爱就改来了,请大家帮抓虫啊虽然我已经很认真地检查一边了,文笔不好大家多多指教(认真脸)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亚瑟.柯克兰无奈的想着,又是那个扎着小马尾的东方人,此时那人正在校门口焦急的绕着圈,那双好看的柳眉皱了起来,一边啃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小小声地念叨着什么,嘿,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可不是特别地注意到他,实际上,他不想让人注意也难,作为这个学校少数的东方人,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人们理所应当(?)关注的焦点。亚瑟微微咪了咪眼睛,啧,这个人每天都是掐着时间点进入学校,可实际上他总是会在校门口绕那么个三十分钟,然后才慢吞吞地裹好自己的校服,一脸紧张头也不回地冲进学校。起初,这令亚瑟十分感兴趣,大冬天的谁会像一个傻子一样不好好待在暖和的被窝里跑到校门口转圈,除了他,学生会主席以外,耶稣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受这罪!!在连续观察了几天后,亚瑟得出结论,哦!这个人…………没有校牌??难怪要头也不回地掐点进入学校,怕我抓住然后扣你们班的分??感情他就是因为这奇怪的原因每天不睡觉跑来和他做三十分钟的竞走运动?亚瑟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好吧,小可爱,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所以他今天特意穿上了新买的校服,慢悠悠地坐在校保安那破破烂烂的椅子上享用他的早餐,我就不信你今天不进学校!果然,如往常一样那人早早地就来到了学校,又是一副焦急的模样绕着圈等待着合适的时机与拥挤的人群浑水偷溜进来,哦豁,想的太美了,看守校门实在是无聊,亚瑟便凝神打量着紧张的小马尾,整齐的校服,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略长的乌发用红绳仔细的绑起来,额上冒着热汗,是跑来的?不算高挺的鼻梁,最出彩的就是那双眼睛了,东方人的眼窝不深,眼睛也不大,可面前的这人的眼睛却出乎意料的惊艳,琥珀色的瞳孔底有鎏金在流动,似乎随时都会溢出来,眼中的情绪不浮与表面,而总是能深深的闯入人心,当那双摄人心魄的眉眼看向你,你便也挪不开眼。过了许久,亚瑟才发现他也转过了脸不经意地发现自己在看他,俩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触了电一般,同时尴尬地避开,亚瑟诺诺地低下头将眼神收回,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抬起头时就发现某人正准备趁他不注意偷溜进来。自投罗网,亚瑟迅速站起身,拉住他故意躲着自己的身影,“同学,请出示你的校牌。”亚瑟一闪身正好挡在他“逃跑”的路上,恶趣味地冲他露出一个礼仪满分的笑,看你还想往哪里逃。王耀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被这个奇怪的学生会主席突然拦下,自己为了躲开他在校门口绕了多久,就是因为二年级学姐伊丽莎白一脸严肃的告诉他千万不能招惹学生会会长,被他抓到就是两眼一闭,死无葬身之地,而且这个人的恶趣味很严重,可能会被捉弄得在这个学校根本待不下去什么什么鬼的,所以这个人一定是一个丑不拉几的怪大叔吧,王耀想象着伊丽莎白给他描绘的一张脸,能够这样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只希望自己可以永远不要招惹到那个可怕的会长,可怕的是,开学没多久王耀的校牌就已经不翼而飞,这使他开始担心应该如何面对以后会一直在校门口检查校牌的亚瑟.怪大叔.柯克兰,当他开始真正明白那个喜欢抢走保安叔叔的老人椅一脸享受的金发粗眉毛就是学生会长时给王耀弱小(?)的心灵以巨大的冲击。不……不是怪大叔吗,王耀哀怨地想着,他逃跑逃得心里一点都不舒坦,不忍心伤害一个长得好看的人,作为颜控的他总是莫名不安,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让他乖乖地在那张扣分表上签下他“王耀”的大名,于是他两眼一睁,扔下那只签字笔拔腿就跑。亚瑟.柯克兰本来看着躲了几天的人终于要在表上签下名字,心里说不出的雀跃,你躲了这么久还不是被我给抓住了,心里也默默期待地知道那人的名字,然而……这怎么回事??亚瑟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扔下笔拔腿就跑,大脑还来不及反应 身体就跟着他一甩一甩的小马尾在校园追逐起来,亚瑟紧跟在他身后,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前面那人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跑起来却一点都不含糊,他们随着前进的人流奔跑着,准确地说,是追逐着,他们穿梭在人群间,拍掉了老师的课本,冲散了一对如胶似漆亲热着的情侣,把一个女孩刚买的冰淇淋给撞到在地,有些融化的冰淇淋液粘到了亚瑟的白衬衫上,天!不过他现在根本不在意,他只想着把前面那个小马尾给抓回来乖乖地在他的扣分表上留下自己的大名。他怎么这么能跑?亚瑟有些力不从心,大口大口地喘气前面的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像一头灵活的小鹿一样在各种各样的障碍物中跳跃,他身后的小马尾一甩一甩地莫名有些可爱,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不,他一点都不可爱!亚瑟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惊恐,一个为了躲掉扣分而在学校绕了他十来圈的人怎么可能会可爱,他打算破罐破摔,停下自己已经跟不上的脚步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冲前面似乎还活力满满的小马尾大喊一句:“我知道你哪个班的!!再不停下我就给把你们班这个月的分都给扣完!!”然后就无力地瘫坐在塑胶跑道上喘气,可恶,要是让其他人知道平常冷漠沉稳的亚瑟柯克兰会长被一介新生耍得团团转还不得校掉大牙,他生气地捂住脸,好像这样能令他的羞耻感减少一点,没想到的是,那个东方人居然神奇地退了回来,在一旁红着脸说不出什么,亚瑟向他伸出了一只手,他竟然十分惊讶地就直愣愣瞪着他,“你害我错过了早读,拉我起来不过分吧。”亚瑟一脸理所当然地回视。于是他牵住亚瑟的手一把力将他拉了起来,亚瑟到是一直牵住了不撒手,王耀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牵着的手“学,学长我们可以……”“不可以!”亚瑟用力握紧了被自己抓得泛白的玉手,“我说过你跑不掉的,回去签名吧!”什么?!王耀一听就不干了,“不行!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他对班级荣誉这种东西倒是很在意,直接坐在地上拖也拖不走,“反正早读已经错过了,干脆就大家一起别走好了”他别过头去,不看亚瑟一眼,谁知亚瑟就这么蹲下来掰过他的头与他对视“可以不签名,告诉我你的名字”阳光舔着他轻柔的金发 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他翠绿的眼眸犹如一汪不见底的清水直勾勾地看着王耀,深邃而明净。“王耀”他愣了愣,终是报出自己的名字,“我叫王耀”。王耀,够拗口,自己根本发不出那么奇怪的音节,耀,照耀吗?自己在为知道了那人的名字而窃喜,亚瑟挠了挠头发,许久报出自己的名字,“亚瑟柯克兰”他清了请嗓子“如你所见是学生会会长”。空气一瞬间凝固了一下,两个人都没出声,显然是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那个”王耀抓了抓自己有些凌乱的发,“请不要记上我的名字好吗,就算……就算大家做个朋友,我欠你个人情”他似乎不怎么好开口,两只手交缠在一起,眼睛避开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行”他听见自己这么说着,天啊!一向铁面无私的会长居然会有放人一马的时候,更何况是一个刚刚知道名字的人,他们前一刻钟还在校园里追逐,搞了那么多破坏。自己为了他居然降低了底线,真奇怪
     算了,奇怪就奇怪吧,反正遇见这个东方人以后的人生都不同了不是吗,这当然是后话。